三五文学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香爱 > 第一百九十三章 疯魔了还是怎么了
    醋谭带尤孟想去换石膏,顺便又拍了一下片。

    除了检查骨折和骨裂的地方的愈合情况之外,重点还拍了一下尤孟想的左手。

    拆掉石膏的时候,尤孟想的右腿也已经看不到太过明显的伤疤了。

    醋谭看的眼睛都直了。

    她就算是一个小小的划伤,也差不多需要半个月才能看不怎么出来。

    尤孟想做了那么大的粉碎性骨折的手术,居然能恢复地这么快,简直有点违背医学常识。

    醋谭无疤痕体质不知道是不是遗传基因的优势。

    如果是的话,那以后,她和帅尤尤的宝宝,会继承谁的基因呢……

    想到这里,醋谭赶紧打住。

    她最近这是疯魔了还是怎么了?

    为什么带尤孟想换一个石膏,都能够想到生宝宝?

    人呢,总是以为自己是最了解自己的,但这多半都是一个错误的理念。

    比如醋谭,她最近就经常对自己感到陌生。

    她觉得过去六年的那个静心“修行”的自己,一定是一个假的醋谭。

    这才两三周的时间,她怎么就被尤孟想给带歪了呢?

    她是禁欲系的女神,尤孟想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男神。

    神仙和神仙在一起,生什么小孩呢?

    简直了,为什么会有一个假的醋谭在乱入?

    好在帮尤孟想做手术的骨外科教授刚好趁着圣诞和新年的假期来Zuoz度假,顺便帮忙看了一下尤孟想新拍的片。

    教授的话。很快就吸引了醋谭的注意力。

    教授说,之前尤孟想被送到苏黎世大学医院手术的时候,醋谭传过来的那几张尤孟想之前左手粉碎性骨折的影像资料,拍摄的角度和清晰度都不太好,而且主要是刚骨折的时候拍的,所以有些细节没有拍清楚。

    新拍的这张片可以看到有梦想的左手,有一个粉碎性骨折的小碎片,留在了正常的骨头的外缘,碎片很小,本来是一件好事,但是这个碎片又很薄,就会像一个小刀片压迫着神经一样。

    正常来说,这种多余的‘小碎骨’是会被破骨细胞处理后自动吸收掉的,但尤孟想右手的这一块骨头,却仍然有迹可循。

    这种小碎片的存在,对于有些人来说,是完全没有影响的,关键是尤孟想的碎片位置有点不太好。

    教授说尤孟想有特别严重的术后疼痛,就需要再做一次手术,把这个压迫神经的小脆片取出来。

    这个“小刀片”的体积虽小,但它的存在有点像是定时炸弹。

    正常的话,应该慢慢就没有那么“锋利”了,可尤孟想的那块骨头,夹杂了神经里面,就有可能会损伤神经。

    手术能够解决的,就是这个小碎片的问题,解决完之后,会对左手的运动机能的恢复有很大的帮助。

    但尤孟想的左手,可能并不仅仅是这一个问题。

    如果是下雨天就会酸痛的那种比较常见的骨折后疼痛的话,就属于风湿。

    除了可以去苏黎世大学医院做风湿免疫和运动机能障碍修复的治疗之外,还可以尝试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式。

    骨外科教授还说,自从屠呦呦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之后,中医在欧洲也渐渐开始被重视。

    中医药最大的问题,是没有明确的副作用和临床研究。

    但中医的物理治疗,已经被很多欧美主要医院的运动康复科接受。

    他去年还特地到中国,研究过中医的针灸和艾灸,看到过这两项中国传统的物理治疗方法在骨风湿方面的效果。

    尤孟想的左手是有两个问题,折腾地尤孟想生不如死的“小刀片”是再次手术就能解决的问题。

    剩下的属于风湿免疫领域的问题,就得再去找相关的专家看一看。

    教授说,要不要因为这一块细小的骨头再次手术,可以再考虑看看。

    人体的骨骼构造就是这么地奇特,有些看着严重的问题,其实很容易解决,有些看起来很细微的问题,却会让人生不如死。

    而且,同样的问题,在不同的人身上的表现形式也是完全不同的。

    比如最常见的腰椎间盘突出,有些人突出个一两毫米就走不动路了,但也有的人,突出了一个厘米,都基本不会有什么感觉。

    教授把尤孟想最新拍的片拿给醋谭看,尤孟想左手那个压迫神经的小刀片,细微到醋谭觉得需要拿显微镜去看。

    如果不知道问题在哪里,就没有办法解决。

    如果已经找到了让尤孟想“生不如死”的症结所在,就肯定要尽快解决这个问题。

    教授的意思,醋谭明白,尤孟想的左手,再次手术也不一定能够痊愈,可醋谭觉得定时炸弹“小刀片”是肯定要尽快取出来的。

    只不过,手长在尤孟想身上,目前的醋谭,连个家属都不算,不能帮忙做决定,就只能听完教授的话之后,找尤孟想商量手术的时间。

    “你不去看你的嗅觉缺失症的话,我就不手术了,疼死算了,反正也疼了这么多年了。”尤孟想在软硬兼施之后,又开始耍无赖。

    “那你就疼死算了。”醋谭白了尤孟想一眼。

    哪有人拿这样的事情出来谈条件的?

    “那我还绝食抗议。”尤无赖的无赖程度再度升级。

    “好啊,随便你。”醋谭最不喜欢被人威胁的感觉。

    “可是,你舍得人家既要忍痛又要挨饿吗?”尤无赖一句话的功夫,就变回了呆萌可爱的尤宝宝。

    无赖对醋谭来说不管用,但接踵而来的撒娇卖萌,瞬间就让醋谭缴械投降了。

    醋谭问教授,尤孟想现在能不能坐飞机回伦敦。

    教授说尤孟想锁骨和肋骨的骨裂的地方,已经长了软骨痂,界限比之前要模糊一些,是愈合的痕迹。

    尤孟想的骨裂恢复地非常好,可以适当的做一些肩内收和前驱练习。

    右手手指骨折的地方,也可以慢慢地开始做一些恢复性的练习。

    特别是没有受伤的手指,要多动一动保持灵活性。

    右腿因为骨折比较严重,所以还没有完全长好,还需要特别注意,不能做高强度的复建练习。
一秒記住『三五文学→https://www.35wx.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
键盘左右方向键"→"或"←"可翻页,回车可返回香爱目录,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