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文学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二百零一章 惊变(上)
    两个领导家的孩子,刚上小学一年级就拿了全市一等奖,虽然含金量有待商榷,但毕竟是集体协作的共同产物,所以十分值得庆祝。

    文艺汇演四点半准时散场。

    散场之后,梁树友就拉着包括老林和徐毅光在内的,本次汇演的全体评委席成员,浩浩荡荡奔向电视台附近某家全靠电视台才能活下来的三星级酒店。

    林淼和洛漓两个名义上的主角,毫无还手地被裹挟其中。

    两个人路过电视台楼下大厅时,刚巧撞见一批大老远从底下县城赶来正在往座位根本不够的大巴上挤的孩子。林淼又看得心中感慨,不由自主想起自己的前世。有多少次,他也像这些孩子一样带着憧憬而来,但最终拼尽全力登上舞台,却也只能拿个三等龙套安慰奖。而更可悲的是,直到很久之后他才终于搞懂,原来陪太子爷读书才是这个社会的常态。

    坐在车里的小孩,透过车窗羡慕地看着被一群“大领导”众星捧月地捧在手心的林淼和洛漓,但林淼只看了他们一眼,就马上转过了头。

    中国太大,世界太大。光有恻隐之心,什么都改变不了。况且他自身尚且根基不稳,现在真的没有心思去想什么达则兼济天下。

    林淼紧握着洛漓的手跟在老林身边,生怕孩子走丢。

    不料洛漓今天好像是开了什么窍,抱他抱得更紧,整个身子都贴在了他的胳膊上。

    一群早就年纪不小、荤素不忌的老男人和老女人见状,自然要轮番调侃。

    可林淼皮厚得能正面硬钢青龙偃月刀,洛漓又是个天真单纯到完全听不出成人世界恶意的小仙女,这些话对两个小朋友丝毫没造成半点伤害。倒是秦晚秋这个大美人,被梁树友这些老鬼一人一句的“丈母娘”调侃得脸颊发烫,要不是有徐毅光镇着,怕是就秦晚秋这副娇羞欲滴的模样,现场真敢有人对她下咸猪手。

    嘻嘻笑笑中,一行人步行两分钟,穿过马路,就进了酒店。

    酒店经理一瞧这阵仗,二话不说恨不能先跪下来三叩九拜高呼吾皇万岁,笑得眼睛都快睁不开地跟领导们寒暄了两句后,赶紧给酒店老板打了电话。

    十分钟后,老林这边一群人才刚进了电视台在酒店长期预留的包厢,楼下厨房里火急火燎的厨师长锅子都还没热好几个,酒店老板就先风风火火地带着一箱茅台奔进了包厢。

    老板比经理还热情,跟老林他们十来个人挨个握手的时候,眼里透出的都不能用尊敬来形容,简直是特么的孝顺,恨不能一路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喊过来。一圈招呼完毕,老板开了酒,先干三杯,短短十分钟内,至少半斤白酒下肚。

    好在底下的厨师长够给力,十分钟后就送上来几道热菜,把桌子摆了个满。

    酒店老板满嘴酒气,红光满面地举着杯子大喊:“各位领导慢慢喝,有什么需要只管叫我,我今天一整晚都在店里!”

    说完马上就走,不给老林他们半点生厌的机会。

    林淼看着这个人前风光的酒店老板离开,心里又叹了口气。这老板他认识,今年才三十岁出头,后来五十多岁的时候,得胃癌死了。也不知道到底是喝死的,还是被生活逼死的。

    老板出了包厢,屋内一群人又开始各种嘻嘻哈哈。

    不过这么一波家伙待在一块儿,就算是嘻嘻哈哈,也是要论资排辈的。

    现场最大的自然是王岚,市委宣传部的大佬,谁看了都得舔。可排第二的老林,身份就显得有点微妙。现在的老林是级别小而地位高,权力小而潜力大。跟着过来的几个正科级和副县级的领导,遇上老林这么个货,说话要是过于奉承,显得自己掉价,可要是不拍老林几句马屁,心里又多少有点发慌。是谓进亦忧退亦忧,忧得蛋都碎了。但是幸运的是,官场之中,从来不缺润滑剂式的人物,梁树友这个组织者长袖善舞,总算把大家都哄得不错。

    林淼和洛漓两个小孩子,上了酒桌后反而没了什么存在感。

    菜过五味,林淼很在这年头很新奇地喊来一碗米饭吃饱之后,干脆就下了桌。

    包厢里有电视,还土里土气地配了卡拉OK。

    林淼不想唱歌,干脆坐下来看电视。

    时间刚巧正过了七点,九十年代的中华大地上,正处于“全球电视机都坏了只播一个节目”的时间段。《新闻联播》的背景音乐一响,酒桌上吹牛逼的十来个人也全都跟着安静下来,荤笑话也不敢说了,生怕在同行面前表现得业务素质不够硬,政治不够正确。

    洛漓擦擦嘴,走到林淼身旁坐下,指着电视问林淼,新闻里头到底都在说什么。

    林淼一本正经,给洛漓启蒙起国体和政体的概念区别,讲中国的体制框架,讲国内的行政级别划分。讲了十分钟后,洛漓开始打哈欠,满桌的老货们却都听得格外认真。这群人其实都谈不上什么文化,能升上来的,要么确实干活是一把好手,要么就是逢迎拍马、迎来送往的招待能力突出,平时鲜少有机会,能听像林淼这样真正意义的专业人士,给他们讲解基础性的概念理论。

    “说人大是举手派,说政协是鼓掌派的人,根本不懂这两个机构的真正意义。基层的人因为眼界只停留在基层层面上,所以很少有人能想到某些对内机构,实际上还同时存在着很大意义上的对外作用,只是没白纸黑字地写出来而已。说句难听的话,国家的某些动作,你以为是做给老百姓看的,但站在国际格局上来看,其实是做给外国人看的……”

    林淼侃侃而谈,侃得王岚忍不住问老林:“真是你生的啊?”

    老林喝高了,拍桌子大喊:“废话!你要是不信,我也跟你生个试试,保证质量不差!”

    整个房间的人,有一半瞬间酒醒了大半。

    秦晚秋目瞪口呆看着老林。

    王岚却突然扑哧一笑,拍拍老林的胳膊,说道:“老林,你胆子长毛了啊,这么多人在这里,不怕有人回去跟你老婆告密啊?”

    林淼一听王岚这话,心里顿时一声我操,阿姨你想老牛吃我爸的嫩草啊?

    “老林怕个屁啊,她老婆现在还能拦得住他?老林现在出门撒个尿,掏出来就有小姑娘要上去抢!男人呐,只要出了名,风流不风流,不归自己管咯!哈哈哈哈……”酒桌上不知道哪个局的局长这么来了一句。

    全场除了秦晚秋之外,所有人都跟着大笑。

    林淼摇摇头,转头再看电视,不知不觉,《新闻联播》已经结束。电视屏幕里换了一对熟练,正是东瓯电视台在播《东瓯新闻联播》。

    两个东瓯电视台的新闻主播,大热天的一丝不苟穿着西服,你一句我一句播报。

    “各位观众,今天的主要内容有:市高官王强陪同曲江省省委常委、高官赵春华视察我市经济开发区,省委常委、高官赵春华对经济开发区建设方向作出重要指示……”

    ……

    “六一儿童节,我市举办全市文艺汇演,来自全市9个县市区的30支表演队伍,对全市儿童献上了一场盛大的演出。演出结束后,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兼市文化局局长王岚,为获奖儿童颁奖……”画面中出现王岚给林淼和洛漓颁奖的镜头。

    林淼看着电视里的自己,觉得摄影师的功力还能再稍微提高些,毕竟只拍出了他的八分帅。

    房间里一下又热闹起来。

    梁树友带头拍王岚马屁,现场掌声雷动。

    掌声之中,电视屏幕中,男主播突然表情一严肃,面向镜头道:“现在插播一条刚刚收到的重要消息。10分钟前,两名犯罪嫌疑人从瓯城区公安分局看守所内潜逃。该两名犯罪嫌疑人,因敲诈、勒索、非法组织赌博等犯罪行为,于今天中午1点刚刚被抓。两人社会危害倾向性较大,请广大市民出门注意安全。如有线索,请马上联系各辖区派出所。两名犯罪嫌疑人情况如下:郑晓聪,男,32岁,小学文化,身高约156公分,微胖;陈荣明,男,35岁,文盲,身高约168公分,左侧面部有陈旧刀疤伤……”

    徐毅光听到这里,立马就坐不住了。

    “晚秋,走了,回局里。”徐毅光直接往外走。

    秦晚秋却先看了眼洛漓,有点不好意思地对老林道:“林老师,我带莉莉去单位不太方便……”

    “交给我,先去我家睡一晚!”老林心领神会。

    “那就麻烦你了。”秦晚秋笑着说道,又走到洛漓跟前,摸摸小丫头的脑袋,叮嘱道,“晚上去淼淼家睡觉,妈妈明天早上过来接你。在淼淼家里要乖一点知道吗?”

    洛漓高兴得要死,哈哈笑着狂点头道:“嗯嗯嗯!知道知道!你明天不来接我也没关系,我可以在林水水家里睡好多天的!”

    屋里又是一阵大笑。

    秦晚秋戳了戳洛漓的额头,一脸笑道:“你怎么一点都不懂害臊的……”
一秒記住『三五文学→https://www.35wx.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
键盘左右方向键"→"或"←"可翻页,回车可返回重生之先声夺人目录,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