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文学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8章 血灯笼,鬼送行
    第28章血灯笼,鬼送行

    张戎并未放弃,因为大云朝可没有贷款之说,光靠自己薅羊毛,这得薅多少年。

    “唐姐姐,你有喜欢的人?”

    “没有!”

    “有婚约?”

    “没有!”

    “那考虑考虑小弟怎么样?小弟也算是绝世好男人,你若不信,我们可以先结婚,试试!”

    张戎瞪着眼,要多认真就有多认真,要多深情有多深情。

    唐嫣卿蹙紧眉头,长长的马尾搭在粉背上,一双美目.....冷冷的.....

    “张二钱,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儿,再敢胡说,我杀了你!”

    说罢,提着菜篮子朝着张戎的小腿用力磕了一下。

    结婚,还试试,这是能试试的么,这就是一艘能上不能下的贼船。

    张戎很失望,我都这么煽情了,竟然没能忽悠成功,看来泡妞功力有所下降啊,以后得多多努力了。

    唐嫣卿还是第一次被人这般调戏,心中是又气又羞,活这么多年,就没见过张二钱这样厚脸皮的家伙。

    张二钱,那不叫脸皮厚,那叫贱。

    唐嫣卿很生气,提着菜篮子走在前边,长长的马尾轻轻甩动。

    走到萧家桥后,张戎赶紧冲着前边喊了起来,“唐姐姐,先停一停!”

    唐嫣卿停下身,回过头颇有些警告的冷声道:“你又要干嘛?”

    “咱们走石驸马街,那里有一条小胡同能穿过去,能少走很多路!”

    抄近路走,应该是好事吧,很少会有人拒绝的。

    谁曾想唐嫣卿眉头一皱,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张戎的提议。

    “不去,就走宣武门大路,钻什么胡同?”

    放下话,唐嫣卿理都不理张戎,提着篮子继续往前走,还刻意加快了脚步。

    张戎待在原地,一脸的懵逼,这是什么情况,不就是提议抄近路么,怎么还更生气了,我也没干啥坏事啊,怎么还苦大仇深的?

    难道唐姐姐担心,进了小胡同后,会有什么意图不轨的行为?

    我张二钱长得有那么流氓么,这光天化日的,就算有贼心,也没贼胆啊。

    怪,真不知道唐姐姐咋想的。

    回到酒馆的时候,就看到柳薰儿正踩在凳子上换灯笼呢。

    昨夜下雨,起了不小的风,灯笼也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只能换新灯笼。

    看到张戎背着一个包袱,柳薰儿从凳子上跳下来,三两步跑了过来。

    “二钱,买的什么菜,居然买了一包袱!”

    “呼呼,菠菜!”

    “菠菜?”

    “对啊”放下包袱和菜篮子,撑起双臂,握紧拳头,做了个狗熊发怒的架势,“我很强壮,要吃菠菜,我就是大力水手张二钱!”

    柳薰儿媚眼一瞥,很干脆的啐了一口。

    “呸,要是吃菠菜能涨力气,我天天吃菠菜!”

    ........

    李熙月很生气,因为张二钱又开始犯贱了,出去一趟,竟然买回来一包袱菠菜。

    偏偏李熙月不能打不能骂,因为张二钱是用自己的钱买的。

    接下来两天,众人更是无语了。

    菠菜汤、炒菠菜、拌菠菜,张二钱一天到晚除了吃菠菜还是吃菠菜,吃的整个人都快变绿了。

    最后,张戎很悲剧的发现,美帝太狡猾,骗了全世界,同样也毁了某人的童年。

    吃菠菜,不涨力气!

    吃多了,还容易胃部胀气,得结石!

    总之,不是二钱太天真,实在是美帝太狡猾。

    饭桌上,张戎捧着一碗稀粥,慢腾腾的喝着。

    柳薰儿拿着筷子,虚空指了指,“咦,二钱,怎么不吃菠菜了?”

    “......”张戎微微抬头,送给柳薰儿一个白眼,整个人都快吃绿了,我还吃,你当我傻啊。

    .......

    夜色降临,褪去白天的忙碌与吵闹,月牙隐在幕布之后,唯有星辰散布各处。

    晚风徐徐,轻轻吹过每一个角落,柳树轻轻摇曳,夜幕之中,不断传来阵阵虫鸣。

    已经过了亥时,郎中谭祖同洗了脚,便想脱衣歇息,今天出了好几处外诊,甚是疲累。

    也不知道今天刮的是哪股子邪风,刚刚躺在床上,外边就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郎中,在吗,快开门啊,救救我娘吧.....”

    声音听上去有些稚嫩,还带着哭腔,显然是着急所致。

    谭祖同叹口气,只好重新穿上衣服,虽然又困又累,但医者仁心,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打开门,外边站着一个小男孩,正焦急不堪的抓耳挠腮。

    “你是谁家孩子?你娘亲怎么了?”

    “我.....我也不知道.....今个晚上,娘亲说肚子疼,很快就吐了血,郎中,你快跟我去吧,呜呜.....”

    一听吐了血,谭祖同也有些急了,吐血可不是什么好兆头,跟自家婆娘言语一声,取了药箱急匆匆的跟男孩离开了医馆。

    夜色笼罩下,谭祖同跟着男孩七拐八拐,来到了一个小胡同里,至于具体是什么地方,谭祖同也不太清楚。

    “到了吗?”

    “郎中,别急,马上就到了!”

    很快,男孩带着谭祖同来到一处宅院前,推开门,便请谭祖同进了院。

    院子里很安静,静得有些让人不安,放屋里一片黑暗,看不到半点亮光。

    谭祖同皱起了眉头,总觉得这院子有些不对劲,男孩的娘亲不是病重么,怎么会一点响动都没有,明知道去请郎中了,为何房中不掌灯?

    男孩关上门,快步朝正房走去。

    “郎中,快来,娘亲就在这屋里,你快来看看她的病情!”

    “嗯!”谭祖同也没多想,背着药箱就走了过去,可是刚走了没几步,就觉得脚下有些软,随后,整个人往下掉去。

    “啊.....”

    谭祖同本能的叫出声,却很快停住了,就好像被人掐住了脖子,只能发出微弱的咳咳声。

    暗淡的星光照射着院子,映着男孩的脸,此时男孩青白色的面孔带着狰狞而诡异的笑容,闻着陷阱中飘来的血腥味,他轻轻地拍了拍手。

    “第四个了.....”

    微风吹拂,祖同医馆外的灯笼随风摇动,不知何时,灯笼上渗出点点液体。

    液体通红如血,在这夜色下诡异而恐怖。

    转眼间,多了一盏血灯笼。

    民间云,血灯笼,鬼送行!
一秒記住『三五文学→https://www.35wx.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
键盘左右方向键"→"或"←"可翻页,回车可返回爆笑酒楼目录,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